博客网 >

魂系千年神物——汉柏、唐槐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古汉柏

生长在江海平原,小时侯能看见的高大物体就是大树。小学时代,我母校有一棵高大挺拔的银杏树,高20多米,这棵树有四百多年的历史,我们五个学生手拉着手才能把它抱一个圈。

十岁那年,上四年级。为了避开老师的注意,我曾在中午时分偷偷地爬上了大树,在树上眺望那一望无际的绿色大地和三十里外隐隐约约的狼山山影。第一次登高望景,我好兴奋、好激动。等下了树,看见小伙伴们给我投来一股股羡慕“英雄”的目光,这让我美滋滋地回味了几十年。就是从那次爬树以后,我与树结下了不解的情缘。无论走到哪儿,我都特别注意那块地方的树,特别欣赏那些树构成的风景。

今年国庆节,我到了泰山旅游。泰山留给我印象最深的,不是泰山的石刻,不是泰山的日出,不是泰山的风云,而是树。不是山上的树,而是泰山南麓岱庙里的树。

岱庙,又名:东岳庙、泰岳庙、岱岳庙,俗称泰庙。它是泰山市最大的古建筑群落,南北长405.7米,东西宽236.7米,呈长方形,面积为9.6万平方米。岱庙的建筑,采用了古代纵横交错的形式布局。东轴线设汉柏院、东御座、花园;西轴线有:唐槐院、环咏亭院、雨花道院;中轴线有:正阳门、配天门、仁安门、天贶殿、后寝宫、厚载门。各建筑物彼此独立,又互相沟连。可谓设计构思主次鲜明、有序,风格庄严古朴。庙中巍峨雄伟的殿宇与参天典雅的古树林遥相呼应,加上幽深、庄严气氛,给人以一种特殊的优美感。

岱庙创建历史悠久,西汉史料上有“秦即作畴,汉亦起宫”的记载。唐、宋两朝又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,后经金、元、明、清几代拓修,规模逐渐变大。历代帝王来泰山封禅告祭时,都把岱庙作为居住和举行大典的地方。 

这里保存了琳琅满目的历代帝王祭祀泰山神的祭器、供品、工艺品,也有闪烁着华夏文明光华的泰山出土文物和革命历史文物,并保存了大量的泰山典籍和道经。更为珍贵的是还有184块历代碑刻和48块汉画像石,成为我国继西安、曲阜之后的第三座碑林。 

岱庙的主体建筑“宋天贶殿”,有过许多称呼,宋代称“嘉宁殿”,元代称“仁安殿”,明清两代称为“峻极殿”,而当地人则习惯称它为“大殿”。它高筑在三层白色基石之上,黄瓦红墙、八大明柱、金碧辉煌,总面积达2600多平方米。它不仅形制大,而名声更大,与北京的太和殿、曲阜的大成殿合称为我国典型的三大宫殿。

殿内中央供奉的不是菩萨、佛像,也不是三清神像(玉皇大帝、太上老君、原始天尊)。而是“东岳泰山之神”,他一付十足的帝王之相。殿内两侧的墙上有宋代的巨幅壁画,描绘了泰山神巡行的故事。壁画虽为写神,实为写人,它们把宋真宗东巡封禅的盛大场面,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对中寝宫、铜亭、铁塔、东御座、后花园、厚载门等等景点,我都是匆匆而过,目光留伫在汉柏院里。

汉柏院位于岱庙的东南隅,院内原有炳灵殿,又有汉柏,故旧称炳灵宫或东宫,今称汉柏院。门内巨匾高悬,李铎书“炳灵门”。院内有古柏五珠,相传它们为汉武帝所值,至今已有2000余年的高龄。“汉柏院”因此得名。古柏树,高达十余米,树冠如盖,斑驳槎丫,气势森森。有的扭结上耸,枝桠交错,若虬龙蟠旋。有的肤剥心枯,但又继生新技,苍古葱郁,虽画家神手也难描绘其风韵。它们以其古雅的身姿,赫赫的高龄,博得了历代文人给予的“汉柏凌寒”称颂。

明代诗人戴经来此地,因汉柏凌寒御霜的铮铮傲骨,赋诗感叹:“东封玉辇不闻音,柏树犹能慰访寻。一代精神看翠蔼,千年物色在苍林。水帘洞口风偏急,御帐坪边雪正深。到底凌寒谁与共,老松郁郁是同心。” 院中有一个八角石栏水池,可凭栏观赏汉柏翠影,因名影翠池。院中还有元初文学家王奕的《汉柏诗》碑,清代乾隆皇帝御制的《汉柏图碑》和现代著名画家刘海粟题“汉柏”、沙孟海题“荡胸生层云、决訾人归鸟”等新刻。

汉柏,作为人们的一个审美对象,已经超过了它仅仅作为一种古老而单纯的树的价值,而成为历史文化的载体和被人格化了。它不向岁月低头,不向风霜弯腰的精神和葱茏苍郁、枝叶扶疏、吐翠流黛的勃勃生机,不仅是中国几千年璀璨历史的见证,而且是人们理想化了的一种坚贞顽强、生生不息的崇高品质的象征。

从汉柏院出来,我又重点逛了岱庙西南隅的“唐槐院”。在唐代,槐树是一种奇异的树种,是进贡给皇帝的珍贵名木。因此,在唐朝,皇帝去泰山封禅,所到之处和泰山沿途都要种上槐树,以示皇威。

唐槐是岱庙古树名木中的主要景观。据记载:“民国十九年战役,就其地饲马,遂以围墙,后复屡经驻军,益形枯萎”。明代“大可数抱,枝干荫阶亩许,蔚为壮观”的古槐,到了民国的兵荒马乱年间,却多次遭到摧残,枯萎而死。1952年岱庙的主持尚士濂在枯死的古槐中,种上了一棵小槐树。五十年后,小树在现在长得生机盎然、枝叶繁茂,人们称为“槐中抱子”,寓意过往的历史如烟,生命生生不息。这也成了岱庙的一大奇观。明代诗人萧协中有诗称颂唐槐:“柏叶傲霜迎翠葆,槐枝结夏荫苍龙。虚疑神物同千载,自是仙根托九重。”现代诗人俞平伯与我一样偏爱汉柏和唐槐,他在《癸酉年南归日记》中说: “汉柏谨严老当,唐槐魁梧奇伟,岱庙故物仅此耳。”

我也注意了岱庙景点里的其他树种,有着近三亿年生活史的银杏,素“活化石”之称,岱庙现有三棵古银杏树,种植于明代,中寝宫两侧的银杏一雄一雌、伟岸高大、长势旺盛,俨然一付守护神的尊威。后花园中的二株古紫藤,已有百年以上的树龄,它的古枝盘旋回绕,自然流畅,它的花絮垂大,清丽淡雅,每当花开时节,阵阵清香随风飘荡,令人神往。

配天门前的大花园里,种植了几十种名贵苗木花卉,它们竞相争艳、五彩缤纷,给古庙带来了几份生机,使游人沉醉梦幻般的畅想之中。

岱庙的一草一木都充满了非常浓重的文化气息,它们为古庙带来了灵气,增添了秀色。假如古园林古建筑群中没有古树木,那会多么的单调,多么的尴尬呀!

“桧柏森森沐汉风,唐槐犹抱子亭亭。” 在苍劲葱郁、自强不息的汉柏身上,我领略出一股不屈不挠、英勇顽强的耿耿“汉魂”。 在清爽扑鼻、枯枝新芽的唐槐身上,我感受出一种生生不息的“唐魄”。“汉魂”、“唐魄”伴着我梦走入了新的世纪。

 唐槐 汉柏

 

<< 《琅琊台下戏白龙》 / 《登泰山,小群山,小天下》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guodaqian98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